2017的这些潮语、这些事儿 你都记得吗?

发稿时间:2020年04月09日 15:11

庐阳区四泉桥按摩上门_〖薇__信:mp333669琳琳妹〗█见*到*人*付*款█〖薇__信:mp333669琳琳妹〗

〖薇__信:mp333669琳琳妹〗█见*到*人*付*款█〖薇__信:mp333669琳琳妹〗

大头娃娃嘣叉叉(BOOM CHA CHA)亮相米兰时装周。

2019年2月19日元宵节傍晚,意大利米兰大皇宫广场PiazzaCastello,25位身着中式大衣、头戴大头娃娃的国际名模,怀抱鲸鱼玩偶,登上一辆充满时尚和节日气息的百年有轨电车,与国际DJ、时尚人士一起,穿越米兰市中心古老街区。这辆有轨电车,以公共性的姿态,将时尚T台与古老中国的新鲜故事开放给意大利,展示给世界。同时,这些来自中国的秧歌社火大头娃娃嘣叉叉(BOOMCHACHA)横跨一万公里,在米兰时装周走秀,演绎真人版年画“连年有余”。

这是由来自北京先锋艺术家奇迹发起的世界性波普艺术项目,她以中国民间艺术大头娃娃面具,这一流传千年的古老且强烈文化视觉形象为标志,用以向世界传扬中国民间传统艺术,唤起新一代的年轻人关注民俗传统文化、倡导爱与和平及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内在感受。

与河南民间艺人合作制作大头娃娃

奇迹为大头娃娃取名“嘣叉叉BOOMCHACHA”,是因为开始做大头娃娃项目时向人介绍只能称“面具项目”,且外国人提大头娃娃时也不知称呼什么好,所以奇迹用世界民众都能发出的拟声词BOOMCHACHA来为大头娃娃命名,希望这个喜气洋洋扭着秧歌的娃娃能登上世界舞台,将当代中国人优雅、欢快且积极向上的生活态度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

这次艺术项目充分运用了中国元素,大头娃娃面具由艺术家奇迹与多位青年雕塑家及河南许昌中国传统民间艺人共同创作。奇迹将流行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中国式大衣进行再创作,与高级定制裁缝师傅一起,用时103天,做了25件色彩斑斓的同款式大衣,由模特演绎带上秀场,展示来自古老中国的“新”故事。将上一代人不畏艰险、自强不息的中华民族优秀精神发扬传承。

而怀抱“鲸鱼”玩偶也对应着“连年有余”,这句话也是中国人熟悉的祝福用语。当身着中国式大衣的国际名模怀抱玩偶,演绎中国民间古老艺术年画中“金鱼多子娃”形象时,也代表着艺术家向世界传达着一个更加纯真的梦想:拯救鲸鱼,善待每一种独特的存在。

“嘣叉叉”将去威尼斯双年展

“嘣叉叉BOOMCHACHA”艺术活动不仅是中意传统文化艺术与时尚的碰撞结合,也是一次与米兰当地观众互动交流的当代艺术现场表演。在这次艺术活动中,奇迹还跨界合作了意大利当代芭蕾舞蹈家Samira,让“嘣叉叉BOOMCHACHA”在意大利的土地上穿行时有着不一样的演绎方式。

2016年起,奇迹就一直在意大利探索、发现一切可实现传递中国文化的艺术手法,她的理念是提取中国传统文化基因以国际通用的艺术语言进行再创作,所以这次她使用了波普流行艺术及时尚的表达方式。《米兰日报》(IlGiorno)报道这次活动称“艺术家奇迹创作的创意大SHOW是在米兰诞生的最特别的新灵魂”。时尚博主Francesca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从未在米兰时装周上遇到过这样的show!”

据悉,此次在米兰亮相的活动可视为“嘣叉叉BOOMCHACHA”系列作品之一,奇迹下一站将在威尼斯双年展期间展示“嘣叉叉BOOMCHACHA”新的作品。

撰文/田偲妮

    蔡跃洲

    经济实践创新对经济学理论提出新挑战

    信息技术革命呼唤经济学创新(新知新觉)

    依托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创新活动,对微观经济学、信息经济学、制度经济学以及产业组织理论、就业和收入分配理论的创新提出了紧迫要求。

    由移动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新技术推动的新一轮信息技术革命正在全面提升人类数据信息生成、收集、存储、处理、分析能力,推动形成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在经济实践中,依托新一代信息技术日益活跃的创新活动,对既有经济学理论提出了新挑战,对理论创新提出了新要求。

    以电子商务、网约车等为代表的平台经济带来自由竞争与垄断并存的市场格局,对微观经济学、信息经济学相关理论带来新挑战。在基于互联网技术的平台内部,数量众多的买家和卖家有利于形成自由竞争市场假设下的市场出清、供需平衡状态;而在平台层面,则往往会形成由2—3家巨头构成的垄断格局,普通买家卖家对于平台的依赖不断强化。互联网平台很大程度上消除了买卖双方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但平台在取得垄断地位后又与买卖双方形成新的信息不对称,甚至在特定情形下带来新的信息滥用行为。对此,经济学研究应从理论层面建构涵盖买家、卖家、平台三方市场主体的分析框架;结合福利分析,从权责界定、行为规范等角度探讨平台经济模式的监管与规制。

    新模式、新业态对应的新型组织运行方式正在冲击工业社会以企业为核心的传统组织架构,重构经济社会运行中各方主体关系。这使制度经济学、产业组织理论的现实基础发生了变化。事实上,各种互联网平台的出现就是典型的组织运行模式重构。作为全新的市场主体,互联网平台既不是买家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卖家,却具有撮合促成交易的功能;买家和很多卖家虽然借助互联网平台实现交易,但在产权关系上与之没有从属关系。对此,应从产权理论和制度经济学角度探讨新业态、新模式下的权属架构、激励机制,并密切关注经济社会组织结构重塑过程中不同群体的利益得失及其可能带来的经济社会风险。

    人工智能对人类智力的部分替代,将对劳动就业市场带来结构性冲击,进而影响收入分配格局,并为就业和收入分配理论的创新发展提供新的素材。人工智能技术的推广应用可以看作推动自动化进程的新阶段。然而,与以往自动化技术对人类体力的替代不同,人工智能可以实现对人类智力的部分替代。如果说以往从体力劳动中不断解放出来的人类可以更多从事脑力劳动,那么,在脑力劳动被部分替代后,还能开发出什么样的更适合人类的新岗位?进一步看,即便最终实现新创造岗位与被替代岗位的总量平衡,受知识结构局限,被替代岗位的劳动者要成功转向新岗位也非易事,难免出现结构性失业。对此,应结合以往自动化推进的历史经验和人工智能技术的特性,就其对经济增长、劳动就业、收入分配等的影响开展情景分析,针对特定情景给出相应预案。

    (作者单位:中国社会科学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