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大祥夺取中国拳王金腰带 加冕81公斤级中国第一人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10日 23:00

巫溪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邻里社区是开发区最大的外来务工人员居住地,现有9000余名职工在此生活。春节过后,职工们已陆续从全国各地的老家返回下沙,开启了新一年的工作和生活。

    2月22日,在邻里社区篮球场,来自区内19家企业的190名职工参加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活动——由杭州经济技术开发区总工会主办,白杨街道总工会、邻里社区联合基层工会承办,以“凝心聚力展风采、撸起袖子加油干”为主题的2019年开发区新杭州人拔河比赛热闹开展。

    “我们想以拔河比赛的方式,热烈欢迎新杭州人回到下沙这个‘第二故乡’,并给大家拜个晚年,激发职工们的工作精气神,希望新一年他们在各自岗位上作出更大更多贡献。”开发区党工委委员、总工会主席虞付月,区总工会副主席章国民,白杨街道党工委副书记陈雨等来到现场,为参赛职工们加油鼓劲。

    天公作美,当天早晨还细雨绵绵,比赛开始前雨过天晴。现场,参赛队员们精神抖擞。他们中的有些人,刚从生产线上下来,穿着工装就来到了赛场。除了企业职工,还有来自区内餐饮、物业等行业的职工,以及来自社区的工作人员参赛。场外,摇旗呐喊的职工们则自发组成了拉拉队,为参赛队员们助阵加油。

    黄盼盼是联德机械参赛队的女队员,在该公司质保部工作,还是一位“老下沙人”,她说:“2007年就来下沙打工了,这里这些年变化挺大的,环境越来越美,生活越来越方便,工资每年都有增加,我和老公都挺喜欢这里,希望以后争取能攒钱买套房在这真正安个家。”

    快2周岁的鲁宸轩算是场上最小的拉拉队员了,被妈妈抱在怀里的他大声喊着“加油、加油”。鲁宸轩妈妈告诉记者,孩子爸爸在顶新国际集团旗下康师傅控股公司工作,“我们2011年就来下沙工作了,前年孩子出生后,一家人也一直在这生活,这里的公共设施等配套好,明年准备让小孩在下沙上幼儿园。”

    “滴”的一声长哨声吹响,拔河比赛开始了。参赛队伍依次走到自己的位置,拉紧拔河绳,静等裁判的旗子挥下。鸣短哨后,双方队员们都憋足了劲往后拉,口号声、呐喊声响彻整个小区。

    有的队员身体几乎要平行于地面;有的队员鞋底太滑,虽然身体没动,却被拖着跑;实力强的队伍,脚像钉子钉在地上一样,稳稳不动……比赛中,场面一度很胶着,好几支队伍的实力不相上下,拔河绳中间绑着的红线在中点线上徘徊不定。

    杭州耕德电子有限公司代表队在比赛中实力非凡,口号一致、用力程度一致,其他队伍都没能挺过他们的“死亡三十秒”,纷纷败下阵来。最终,耕德电子队赢得了本次拔河比赛的冠军。

    “同事们都开玩笑说,我这名字取得好,里面带了冠,带来了好运。”来自河南的小伙霍冠旭在耕德电子的金加厂工作,是队伍的主力选手,他笑着说,“去年刚来下沙工作,除了公司福利,这里还有职工免费学历教育等工会福利,感觉这里的政府运作效率很高,今年过完年就一心回来上班了。”

    比赛结束后,不论是得奖的还是没得奖的,各参赛队都兴高采烈地来到展板前合照留念。

    主办方相关负责人说,拔河比赛是一项体现团结一致、奋力拼搏、争创胜利的体育项目。在这次拔河比赛中,职工们展现了勇于争先的决心、顽强拼搏的作风、团结协作的精神,相信这种精神能够转化为“干好一一六,当好排头兵”的实际行动。

    区总工会表示,在新一年的征程中,全区各级工会组织和广大工会干部步履不停,将继续团结带领广大职工群众干在实处、走在前列、勇立潮头,在高质量发展中充分发挥职工主力军作用。

    本报记者陈素萍通讯员田驰/文

    徐艺杭/摄

“主播新势力”北京电台第六届全国主持人大赛全面启动

巫溪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社论

教龄津贴的初衷是展现社会对教师职业的尊重,随着公众生活水平的大幅提高,教龄津贴也该随着名义工资的提高而提高,不该“原地不动”。

据媒体报道,针对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1235号“关于进一步提升教师获得感、幸福感、尊严感的建议”,教育部近日在其官网公开了相关答复。其中,对于“提高教师教龄津贴标准”的建议,教育部称这有利于提高教师工作积极性,接下来“将继续努力争取”,积极配合做好相关工作。

1985年,国务院工资制度改革小组和原劳动人事部联合颁布了《关于教师教龄津贴的若干规定》。对教龄津贴标准规定为:教龄满5年不满10年的,每月3元;满10年不满15年的,每月5元;满15年不满20年的,每月7元;满20年以上的,每月10元。

每月10元的教龄津贴,在工资结构中已经很难用“微薄”来形容,甚至可以说是形同虚设。国家设立教龄津贴的初衷是为了体现对教师职业的特殊尊重,当时教师工资普遍只有每月几十元,每月3-10元的教龄津贴确实起到了一定的激励作用。时过境迁,这样的标准竟然“坚守”了30多年,不时引发网友尤其是教师议论。

或许有人会说,既然目前教师工资已经普遍每月三四千元,教龄津贴失去了其应有的功能,何必再纠缠于是否提高?如果嫌每月3-10元的教龄津贴不好看,还不如索性取消。

殊不知,教龄津贴具有物质鼓励和精神激励双重含义,当然不能置之不顾甚至草率取消。教龄津贴是国家对教师的一种补贴,是为鼓励中小学校和中等专业学校、技术学校的教师、幼儿教师长期从事本职业发给的一种岗位津贴,彰显了社会对教师群体的尊重和敬意。设立之初,曾对加强中小学教师队伍建设,调动教师工作积极性发挥了较大作用。

如今,教师工资早已今非昔比,但教龄津贴依旧可以发挥弥补职称工资弊病的积极作用。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设立教龄津贴依然是社会对教师重视的体现,也符合教育发展的规律。

众所周知,职称级别不同的教师,工资差距很大。在很长一段时期内,职称评聘除了教师的资历之外,更有赖于教科研成果。基于基础教育的特点,很多一心搞教学的老师,因为对教科研的投入不足,常常会在职称评聘时吃亏。

有识之士提出可以借鉴某些不评职称的国家和地区,适当考虑依据从业年限和工作量来核定教师的工资。如果教龄津贴能水涨船高,与教师工资同比例增长,教师也不至于为了涨工资而拴在评职称一条绳上,而长期在一线从事教学工作的教师在待遇上也能有所体现。

目前比较受认可的建议是不采取固定数额的方式,而是依据社会整体物价水平或教师基本工资的数额,建立一个按比例协调联动的办法,规定一个合适的百分比,随着其他津贴、补贴的增长而增长,按当地教师队伍平均工资增长幅度提高。

即便不考虑这些,如果还保留教龄津贴这项给教师的福利待遇,那在这30多年翻天覆地变化后的今天,3-10元的教龄津贴的确也该涨涨了。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