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肥四忌(健康连载)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09日 16:09

杭州宁围镇附近那条街服务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山西一女子手术台上疑被要求刷卡加钱?涉事医院否认

近日,山西忻州一家民营医院被举报手术中加项目加价,院方“逼”手术台上的患者付钱,说好520元手术费,最终付了6330元。该事件被山西广播电视台报道后,引发关注。

6月8日上午,涉事的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曾姓院长向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否认在手术台上给患者加项目加钱一事。他称,患者是在手术前付的医疗费,“肯定不会在手术台上刷(银行卡)。”

该曾姓院长提供了一份有患者小燕(化名)签名的声明。该声明显示,“具体诊疗过程都是经过本人同意后治疗的”,“后因个人原因,情绪性地找了媒体。”

8日上午,当事人小燕告诉澎湃新闻,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已给她退了一部分钱;前述声明是她今天(6月8日)上午签的,没有看明白声明内容就签了字。

小燕称,她觉得自己付的医疗费太高,其余的不想讲更多。随后,小燕以工作忙为由挂断电话。

据山西广播电视台此前报道,患者小燕因意外怀孕前往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做人流手术,事先商讨的500多元费用变成6300多元。诊疗过程中,她被告知需增加两个手术。

该报道称,诊疗过程中,小燕被告知选择的500多元手术项目不合适,换成1000元的手术项目。当小燕躺在手术室床上时,医生告知其有严重的宫颈糜烂三度、盆腔炎,如果不做这两个手术,人流手术无法进行。

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一曾姓院长则向澎湃新闻否认了前述举报内容。他称,“肯定不会在手术台上刷”,消费记录显示,刷卡是在手术之前,根本不是在手术台上进行,POS机刷卡是小燕“叫她朋友去刷的”,而非本人操作。

至于为何费用会从最初商谈的500多元变成6300多?该曾姓院长解释,“可能在沟通上双方有点认知上的错误”,500多元的手术费是最基础、最普通的手术,小燕在检查单上也看到身体出现了其他问题。

该曾姓院长多次强调,整个诊疗过程中产生的费用,小燕本人知晓且同意,“绝对不存在术中加价”,小燕也已于今天早上签了一份声明。

澎湃新闻在对其提供的声明中看到,这份声明由小燕在6月8日签名。声明称,她因“个人原因,情绪性地找媒体报道。”并称,具体诊疗过程是经过她本人同意后治疗的,对由此给医院带来的不良影响深表歉意。

资料显示,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成立登记于2016年6月,注册资金50万元,属民办非企业单位,业务范围包括内科、外科、妇科等。

2018年8月,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造假骗取医保资金事件被媒体曝光。忻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2018年8月24日在其官网公开回应称,已成立调查组,已进驻该医院开展调查。

两个月后,2018年10月24,忻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公告称,已追回忻州中西医结合医院被查出的违规医疗费用,并处以罚款、暂停医保服务、限期整改、问责相关人员。

澎湃新闻未能查询到忻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披露的更多相关信息。

澎湃新闻记者赵思维喻琰

北京租房税减半:月租金收入不超10万税率2.5%

杭州宁围镇附近那条街服务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漫画/勾犇

议论风生

哪怕此次事件中真的是乘客所谓的“自愿”接受搜查,没造成严重后果,也需要在舆论场中呼吁严肃对待权利,严肃对待搜查权。

近日,据媒体报道,陕西省汉中市一年轻女子乘坐公交车时发现手机丢了,报警后警察没有找到手机,因怀疑小偷在车上,女子便对40多名乘客挨个儿“搜身”查找,结果仍未找到,还导致公交车延误40多分钟。女子对一车乘客搜身的事情,引发轩然大波。有律师认为,乘客们为了“自证清白”,在民警见证下愿意配合女子的搜身要求,不存在强迫情形,并不违法。

报道视频中,这名女子还笑着对被搜身的女乘客说:“我就是这样翻一下,不好意思啊!谢谢配合!”但就算一车好脾气的乘客愿意配合,愿意在接受搜身之后才下车,也不意味着这种行为是合法的。

一者,面对手机失窃,公民没有自证清白的义务,并不是衣服被摸了、包袋被翻了,证明自己没有偷藏手机,才可以离开现场。换言之,一车的乘客愿意配合,绝不等于丢了东西在场的人就得自证清白。

更重要的是,对公民搜身涉及对公权力的限制,涉及公民不可让渡、不可剥夺的人身权利,它不属于民事权利,不可以私相授受。

对公民身体进行搜查,是极其严肃的“宪法行为”,不是可以你情我愿的民事行为。《宪法》第三十七条明确规定:“禁止非法搜查公民的身体。”

《刑事诉讼法》进一步规定,侦查人员可以对“犯罪嫌疑人以及可能隐藏罪犯或者犯罪证据的人”的身体、物品、住处和其他有关的地方进行搜查。也就是说,哪怕由公安机关来执行搜查,也要受到严格的程序限制。

首先,其搜查对象仅限于“犯罪嫌疑人以及可能隐藏证据的人”,进行人身搜查就必须初步锁定嫌疑人,有相应的犯罪线索,而不能“有枣没枣打三杆子”,对于没有犯罪嫌疑的公民,不能搞广谱性的人身搜查,否则就是滥用搜查权。

其次,对公民进行人身搜查,原则上应该有搜查令,只有在正在实施的犯罪现场等危急的情况下可以实施“无证搜查”。申请搜查令进行搜查,应该是公安机关办案的正常流程、必要环节,这是为了避免公权力出笼伤人。

我国《刑法》第245条专门规定了“非法搜查罪”,哪怕是公安侦查人员,如果违反法律规定进行搜查,情节严重的也构成此罪。

警察都不可以随随便便搜查公民,何况只是丢了手机的一个普通公民呢?

哪怕此次事件中真的是乘客所谓的“自愿”接受搜查,没造成严重后果,也需要在舆论场中呼吁严肃对待权利,严肃对待搜查权。

抓不到偷手机者,可能只是放纵了一个犯罪分子,但是这么搞违规搜查,现实中已侵害到一车人的人身权利。此例一开,确定以后不会有人有样学样,丢了东西就要求搜别人身?

因此,必须防止这样扭曲的事件被塑造成自证清白的“正能量”,如果以后遇到类似事件,不愿意接受搜查的就被贴上“心里有鬼”的标签,那只会搞得人人自危,降低社会法治水位。

□徐明轩(法律工作者)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