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元旦小长假来了,来看看你的加班费怎么算?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时间: 2020年08月08日 14:24
    【字体:

    新蔡县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_2017年,世界多处“火药桶”接近战争边缘


    █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_

    姚臻

    2019年的宏观环境,将重现2017年的故事,只不过方向上反过来。

    2017年上半年,中国内需开始见顶回落,一些领先的行业和部门都出现放缓的迹象。进入二季度时,由于经济增长动能阶段性放缓,权益回调、债券收益率下行,市场不少投资者根据历史经验都认为经济周期已经走完。但随后,外需的强势终于掩盖了内需的疲弱,最终拉动中国经济重新回升,并带动权益、大宗价格新高,而债券则在下半年面临了显著的调整压力。

    当前,中国内需经历了一年多的疲弱后,在2018年的尾端已见到诸多信号指向回升。如房地产市场,成屋销售已经改善接近一年时间,新屋销售数据在去年年末开始有所改善;地产销售的改善、财政政策的积极,也共同推动了广义建筑活动的企稳回升;耐用消费品市场在三季度末见底并连续一个季度改善;近期,汽车行业也出现了筑底的迹象。

    内需开始逐步向上,带动中国经济在上半年反弹的可能加大。年初以来,权益市场触底反弹、工业品重新上涨、债券市场犹豫不决,本质上也都是在反映宏观经济的这一变化。

    但经济周期是否就此反转向上?我们认为可能性很低,因为2019年像2017年那样,也面临着内需和外需错位的情形。

    本轮美国从2009年复苏以来的经济周期已经靠近中周期的顶部,并正走向晚周期和衰退。尤其是,本轮美国经济周期走弱时将面临巨大的挑战,一是美联储常规宽松方式将难以扭转衰退时经济和市场形成的负向自我强化行为,美国重新回到零利率甚至重启量化宽松的可能性非常高。二是顺周期的财政政策过早透支了财政空间,使得经济衰退时不能及时应对。而欧元区面临着美国类似的情形,也将加大本次全球经济下行的压力。未来半年到一年,全球经济恶化的幅度和速度很可能会超过市场预期。

    因此,2019年上半年在美国还没有加速下行之际,中国在内需带动下有望反弹回升。但下半年,我们将看到不断走弱的美国、疲弱的外需最终拖累触底回升的内需,仿佛2017年昨日重现,只是方向上反过来。

    (作者系农银信用添利债券、农银金穗定开债券、农银金安定开债券基金经理)(CIS)

      原标题:司马光诞辰一千年了,跟你说说他与独乐园的事儿

      司马光(1019—1086)是北宋时期著名史学家、散文家,自幼嗜学,尤喜《春秋左氏传》,一生大部分精力都奉敕编撰《资治通鉴》,书名的意思是“鉴于往事,资于治道”。他居在洛阳专心写作,共费时十九年,如其诗云:“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北宋熙宁年间,宋神宗任用王安石变法。司马光与王安石政见不同,给王安石写了三封万言长信,劝告他改变主张,然而王安石仅以一篇短短几百字的《答司马谏议书》就把他打发了。从此两个好朋友分道扬镳,成为势不两立的政治宿敌。司马光因此坚辞枢密副使,带着他的《资治通鉴》写作班子,引退洛阳,在洛阳郊外买地二十亩,建起著名的“独乐园”,埋头撰写《资治通鉴》,因此大名远扬。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在他的《洛阳名园记》中,记载了当时十八处著名的私家园林,“独乐园”是其中之一,直到元代中叶才逐渐荒废。

      传统士人园林对于其人生的完满与人格理想的构建意义重大。时至宋代,士人园林的发展已极为成熟完备,地处华夏之中的洛阳更是荟萃了当时士人园林的精华。在众多园林中,“独乐园”虽小,却因有了司马光人品之涵养而别具一格,在传统士人园林中占有一席之地。

      他以“读书堂”为中心,在园池的周边依次布有六个景点,都取了富有诗意的名称,并且以诗句来配合。如《读书堂》:“吾爱董仲舒,穷经守幽独。所居虽有园,三年不游目。邪说远去耳,圣言饱充腹。发策登汉庭,百家始消伏。”

      池北修一个暗渠,状若象鼻,水流出北阶,悬注庭下,遂分为南北二渠,环绕中央的庭子,就是“弄水轩”。他写的《弄水轩》说:“吾爱杜牧之,气调本高逸。结亭侵水际,挥弄消永日。洗砚可抄诗,泛觞宜促膝。莫取濯冠缨,区尘污清质。”

      池中央象个玉玦模样的岛子遍种修竹,将竹梢结起来,于是就形成了一个圆形的庐子,就是“钓鱼庵”。《钓鱼庵》如是:“吾爱严子陵,羊裘钓石濑。万乘虽故人,访求失所在。三公岂易贵,不足易其介。奈何夸毗子,斗禄穷百态。”

      池边南北走向建屋六间,屋顶上添茅草,聊以避酷暑,窗前多植美竹,夏日浓阴匝地可驱暑,秋夜竹影横斜可赏月,不远处又有清浅池水,就是“种竹斋”。池东整出一块菜地来,他“良相”当不成,意欲当“良医”,在菜地里全种上草药,四周漫栽蔓药、木药,就是“采药圃”。圃南砌起六个花坛,栽芍药、牡丹及一些杂花,边上建一亭子,就是“满花亭”。园子本来距山不远,可是当年林木太过繁茂,平地里看不到山,筑起高坛,时常站在上面看风景,就是“见山台”……

      “独乐园”给长年沉浸在文山字海里的司马光带来了莫大的慰藉和快乐。他写下的《独乐园记》可算是古典园林小品的鼻祖,此为美文,短小精悍,浑然一体,情景交融,脉络分明,十分值得欣赏,充分表达了他自得自适的心情。

      “拜表归来抵寺居,解鞍纵马罢传呼。紫花金带尽脱去,便是林间一野夫。”这四句自我调侃诗,字里行间隐约可以看出隐退者心理上几分悲凉和哀伤。在这里,小溪短桥,竹亭茅屋,翠竹青藤,花卉药草,精巧而自然,质朴而典雅。在这里,他脱下朝服,身着布衣,冠竹簪幅巾,踏软草细沙,伴白鸥漫步,看紫燕穿柳。“独立园”里的司马光俨然成了一位乐于林泉的隐者。

      司马光虽然与同朝为官的苏轼、王安石、欧阳修之间的恩恨情仇错综复杂,但是都诚恳地邀请他们来“独乐园”聚谈、游玩。苏轼吟有《司马君实独乐园》:“青山在屋上,流水在屋下。中有五亩园,花竹秀而野。花香袭杖履,竹色侵盏斝。樽酒乐余春,棋局消长夏。洛阳古多士,风俗犹尔雅。先生卧不出,冠盖倾洛社。虽云与众乐,中有独乐者。才全德不形,所贵知我寡。先生独何事,四海望陶冶。儿童诵君实,走卒知司马。持此欲安归,造物不我舍。名声逐吾辈,此病夭所赭。抚掌笑先生,年来效喑哑。”

      如今千年历史云烟散去,《独乐园记》依然光亮。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