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嘉倪结婚照笑的好好看,脸只有普通人一半大小,是很标致的漂亮

发稿时间:2020年06月03日 04:07

南头镇本地私家侦探调查公司简介咨询_《171-5645-7912赵侦探》本地婚姻外遇调查私家侦探专业机构

《人民的名义》抄袭案二审未当庭宣判庭审近4小时

《人民的名义》抄袭案二审未当庭宣判

李霞列举几十处相似情节周梅森代理律师表示否认

《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案一审宣判后,作家李霞因不服判决,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6月13日上午,该案二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庭审持续近4小时。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在法庭上,审判长先后7次提示李霞,向法庭陈述其独创性的表达。

一审认定该书不构成抄袭

根据小说《人民的名义》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曾引起全民热议,因此小说《人民的名义》著作权纠纷一案也是备受关注。

2017年1月,周梅森撰写的小说《人民的名义》由北京出版集团出版发行后,李霞经对比分析认为,《人民的名义》存在抄袭、剽窃自己2010年出版的小说《生死捍卫》的情况,因此将周梅森和北京出版集团诉至法院,索赔金额共计110万元。

2018年12月,该案一审判决出炉,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认为,《人民的名义》不构成对《生死捍卫》的抄袭,并驳回了李霞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后,李霞不服判决上诉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庭审进行近4个小时

6月13日上午,该案二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上诉人李霞本人出庭参加庭审,而被上诉人周梅森委托律师代为出庭。庭审开始后,主审法官建议当事双方用阅读的方式,讲出各自对两本书是否构成相似的理由,“让旁听的人有一种读者的体验”。

李霞称《人民的名义》和《生死捍卫》两部作品均以检察官调查为叙事主线,以案件侦破为叙事演绎,设置主线检察线、副线政治线,两条线交叉推进。她列出了几十处情节并进行比对,证明两本书背景、开端、情节发展等的相似之处。而周梅森代理律师金杰律师认为,李霞在比较两部小说时为了证明表达相似,导致了概括和认识上的错误。

庭审进行了近4个小时,由于李霞不接受调解,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有无独创性成争论焦点

在庭审结束后,李霞向北青报记者表示,自己2008年创作《生死捍卫》时已有3年法院、17年检察院的司法工作经历,其长期身处办案一线并长期致力于检察文学创作,多次获得《检察日报》举办的全国性征文比赛一等奖。“正是因为不可多得的检察工作经历和办案际遇,使我得以接触形形色色的案件,取得大量的一手素材,尤其了解职务犯罪分子的堕落轨迹。”李霞认为,《检察日报》的长篇连载就是对《生死捍卫》独创性的专业认可。

李霞表示,自己是在2017年经人提醒才发现《人民的名义》有抄袭行为的,“周梅森运用了综合手段进行洗稿”。李霞希望通过这个案子推动国家对著作权的保护。

周梅森代理律师金杰告诉北青报记者“诉讼没有什么问题,两个作品不存在实质性相似,我们相信二审法院。”金杰律师称,“从今天庭审来看,她说不清楚自己作品独创性的地方”。

文/本报记者朱健勇统筹/孙慧丽

台上还在表演 台下明星的表情一个比一个鬼畜

南头镇本地私家侦探调查公司简介咨询_《171-5645-7912赵侦探》本地婚姻外遇调查私家侦探专业机构

一家之言

信用卡还款不再免费,疼的不只是消费者,还有第三方支付机构。

2月21日,支付宝发布公告称,自3月26日起,通过支付宝给信用卡还款将收取服务费。支付宝为每位用户设置2000元的免费额度,本次只针对超出部分收取0.1%的手续费。因微信支付在2018年已对信用卡还款收取0.1%的手续费,同时各行信用卡账单并不一定同时支持两个平台的查询,部分银行的信用卡账单只支持微信查询,这令很多一直微信查账、支付宝还款的用户不禁有些失落。

早在2016年,针对提现服务,微信、支付宝就先后宣布各自的收费规则。因此,信用卡还款收费早在预料之中。与率先收费、费率刚性、没有减免额度或积分抵扣的微信相比,支付宝通过蚂蚁积分推出抵扣手续费、设置一定额度免费门槛的措施,更能显示“普惠”精神和“人文关怀”。

业内猜测,支付宝此次对信用卡还款业务收取服务费,是成本日益上升后的无奈之举。根据央行的相关规定,支付机构客户目前已实现备付金100%的集中存管,支付机构在备付金上获得的利息收入降至为零,因此大大提升了支付宝、微信等第三方支付机构的成本。

对消费者来说,从“免费”到“收费”,自然会感觉“疼”。但因信用卡还款通道较多,通过网银或手机银行转账的形式为信用卡还款目前各家银行仍基本免费,即便支付宝或微信收取更高的还款服务费,对用户的影响也比较有限。支付宝也在公告中表示,如果用户有大额还款需求,可以选择通过银行网银等渠道免费还款。

对用户来说,除了对路径的依赖和自身的“懒”因素之外,使用支付宝、微信与使用开网银或手机银行的便捷度和体验感还是存在很大差别的。可是没办法,支付宝的免费渠道要关闭了,用户将要为“懒”付出代价,否则只能选择一个或几个靠谱的网银或手机银行来替代。

对信用卡还款收费,未必是支付宝或微信的初衷,更像是无奈之举,以此转嫁银行端的手续费。从这个角度看,银行对第三方支付采取的成本倒逼算是成功的。手续费业务的收入范围广、风险小、风控成本低,现在已成银行中间业务收入的重要依赖之一。微信此前曾与民生银行(600016)互相“甩锅”,说明不论是支付宝还是微信,第三方支付平台所负担的成本越来越高已是不争的事实,而银行手续费的成本也将不断转嫁给用户。在此过程中,部分小微第三方支付平台可能会被压垮,哪里还能顾及用户的体验?因此,对信用卡还款收费,疼的不只是消费者,还有第三方支付机构。

当前大部分银行的手机银行、网银个人账户本行、跨行转账仍在维持免费,为什么不能对第三方支付也提供“免费”之门呢?提升用户体验曾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获取用户的一大法宝,值得银行借鉴。如果仅靠单方面提升手续费的形式,来为既是竞争者也是合作者的第三方支付设置障碍,将客户“拉”回银行APP,失之公允。信用卡还款不再免费,受伤的不止是第三方支付机构,还有“普惠”金融以及广大用户消费者。

2018年底,央行副行长范一飞在第七届中国支付清算论坛上曾表示,要正确处理银行和支付机构之间共同发展的关系。银行要特别着眼于“开放银行”发展趋势,打造符合自身特点的开放发展生态模式。支付机构要立足自身特点,本着“小额、快捷、便民”的业务定位,深耕长尾市场,做精支付主业。但从“信用卡还款收费”事件来看,“开放银行”的路可能还很漫长。

□蒋光祥(财经评论人)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