肯尼亚发生重大交通事故 造成至少36人死亡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08日 14:26

株洲醴陵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光明日报2019-02-23

浙江省宁波市1245家在教育部门登记注册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在这个春节收到了一个“大红包”。从今年起,宁波市教育局联合宁波银保监局在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试行“保障+服务”风险防控综合保险。这一举措尚属全国首创。

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在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公办教育资源的不足,满足了社会接受教育的多元化需求。但校外培训机构量大、面广、良莠不齐的现象一直存在。据宁波市教育局统计,在该市教育部门登记注册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共有1245家,一些机构在日常经营中面临着安全事故、财务管理、合同责任履行纠纷等多方面风险。同时,由于经济运行压力大,成本增加,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经济压力也随之增大。

“保障+服务”风险防控综合保险涵盖了营业场所安全和合同履约责任两大类,因意外事故造成第三者的人身损害和财产损失或者培训机构发生破产清算、停止营业等情况,保险公司将予以理赔。它的推行给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装上了“安全阀”,既可保障消费者在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人身和财产安全,又减轻了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安全责任风险和举办者的经济压力,建立起第三方保险“托底”的风险防控机制。宁波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说,此前,宁波市对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实行“保证金”制度。每家的保证金为20万元,而据前期测算,参保后的每家培训机构平均保费将在8000元左右,大大降低了培训机构的经济压力。

据介绍,该保险适用于在宁波大市范围内经各级教育行政部门审批许可,并在民政、市场监管或编委办等部门登记注册的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由民办教育培训机构作为投保人与被保险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可根据自身的实际情况与保险机构协商确定保险责任分项保额,其中营业场所安全类风险累计责任限额最低为200万元、合同履约责任类风险投保最低责任限额为30万元。

此外,风险防控综合保险与民办教育培训机构的年检挂钩。年检时,民办教育培训机构须提供风险防控综合保险保单或风险保证金缴纳证明。各地教育行政部门还将把风险防控综合保险作为民办教育培训机构设立审批、等级评定以及“红、白、黑”名单公布等事项的重要条件,进行综合考量。记者 曾毅 通讯员 张土良

莫斯科红场附近发生枪击2人受伤

株洲醴陵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基金经理的离职潮,今年似乎比往年来得更早一些。《金证券》记者注意到,2019年至今的短短40天中,已有261只基金产品(不同份额分开统计)更换了基金经理,即便不同份额合并计算,也有173只产品更换了基金经理,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

  “年初基金经理变动频繁,离职的也特别多,往年一般从春节后到3月底才是高峰。”沪上某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说。他所在的基金,年初至今已有10多只产品更换了管理人,囊括股票基金、混合基金、债券基金、货币基金、封闭式基金、指数基金等多个品种。

  建仓期没结束 诺安明星基金经理就离职

  同花顺(300033)iF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今年来已有261只基金产品更换了基金经理,如果把同一产品不同份额合并计算,这个数字也高达173只。

  “更换有多种可能,也许是基金公司正常的战略调整,也许是新基金发行导致原岗位调整,也许是考核不合格导致岗位调整,也有可能是基金经理离职了。总之要辩证看待,规模大的公司基金经理变动数量多一点不奇怪,中等或者小规模的公司如果核心产品换人掌舵,投资者就要留点心眼,后面很可能跟随的就是产品投资风格的调整。”上述沪上公募基金人士对记者说。

  某第三方基金评价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表示,除了明星基金经理离职、核心产品换人需要关注外,基金产品的人均任职年限也要留意。“那些历任基金经理非常多、人均任职年限非常短的产品,基民尽量回避。尤其是那些靠明星基金经理站台募集,但时间很短就走人的次新产品,很可能建仓期都没有结束。”

  1月22日,诺安基金(博客,微博)一口气发布六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旗下明星基金经理盛震山因个人原因离职,不再担任原由其管理的6只诺安旗下基金。《金证券》记者注意到,去年四季报显示,盛震山离任的诺安积极配置混合去年7月27日成立,建仓期为6个月,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离任的诺安优化配置混合去年9月20日成立,建仓期为6个月,截至去年12月31日基金建仓期尚未结束。

  该基金评价人士表示,这样的情况并非孤例,希望以后监管能够完善,“既然基民是冲着明星人物买入的,宣传的卖点也在基金经理上,总不能建仓期都不满就走了,总得给基民一个交代。”他透露,从基金经理准备变动到正式公告,基金公司内部要走流程。1月发公告的人员调整,去年底肯定已经定下来了。

  内部大调整 泰达宏利18只产品已换人

  变动频繁很大一部分原因在于离职的基金经理迅速增加。沪上公募基金人士对《金证券》记者说,就其所了解情况看,今年离职潮来得早和去年行情不好、各家基金公司加大调整力度有关,“往年三四月是辞职高峰,一般是基金经理拿到年终奖后,但2018年行情哪有年终奖可拿,想离职的早早提出来了。而业绩不好,导致不少基金公司内部调整提前,基金公司之间的流动也在加快。”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截至2月19日,今年以来已有30多名基金经理离职,不少基金公司同时有三四位基金经理离职。

  例如,1月11日泰达宏利基金公告,泰达宏利先锋混合原基金经理邓艺颖因离职而不再担任基金经理;1月22日公告,副总经理兼投资总监王彦杰因工作原因离职;1月25日公告,基金经理杨超因工作安排离职,不再转任本公司其他工作岗位。《金证券》记者注意到,今年以来,泰达宏利已有18只基金更换了基金经理,其中涉及明星基金经理杨超的有11只。“这应该是公司内部的一次大调整,投资总监和明星基金经理都离职了。”上述第三方基金评价人士透露,传闻杨超去了其他基金公司。

    基金经理离职也可能与其管理的产品去年业绩不佳有关。例如,1月3日东方基金密集发布6则基金经理变更公告,其中王晓伟卸任东方主题精选基金经理后,不再管理公司任何公募基金,不再转任公司其他工作岗位。记者注意到,王晓伟任职回报为-41.25%,排名基本垫底。1月29日中融基金公告,基金经理孔学兵因个人原因离职。记者注意到,孔学兵卸任基金经理的3只基金均为权益类产品,在其掌管期间亏损幅度均在30%以上。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