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为何不能携带违禁物品入境?检验检疫部门实例解读


2020年07月15日 19:26

临沂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霞姐V芯:83479550〗诚信服务█非诚勿扰〖霞姐V芯:83479550〗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霞姐威芯:83479550█公安部公布2018年内地居民赴港澳定居审批分数线

█霞姐V芯:83479550〗诚信服务█非诚勿扰〖霞姐V芯:83479550〗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霞姐威芯:83479550█_

《人民的名义》抄袭案二审未当庭宣判庭审近4小时

《人民的名义》抄袭案二审未当庭宣判

李霞列举几十处相似情节周梅森代理律师表示否认

《人民的名义》被诉抄袭案一审宣判后,作家李霞因不服判决,上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6月13日上午,该案二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庭审持续近4小时。北京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在法庭上,审判长先后7次提示李霞,向法庭陈述其独创性的表达。

一审认定该书不构成抄袭

根据小说《人民的名义》改编的同名电视剧曾引起全民热议,因此小说《人民的名义》著作权纠纷一案也是备受关注。

2017年1月,周梅森撰写的小说《人民的名义》由北京出版集团出版发行后,李霞经对比分析认为,《人民的名义》存在抄袭、剽窃自己2010年出版的小说《生死捍卫》的情况,因此将周梅森和北京出版集团诉至法院,索赔金额共计110万元。

2018年12月,该案一审判决出炉,北京市西城区法院认为,《人民的名义》不构成对《生死捍卫》的抄袭,并驳回了李霞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败诉后,李霞不服判决上诉到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请求撤销一审判决、改判支持其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庭审进行近4个小时

6月13日上午,该案二审在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开庭审理。上诉人李霞本人出庭参加庭审,而被上诉人周梅森委托律师代为出庭。庭审开始后,主审法官建议当事双方用阅读的方式,讲出各自对两本书是否构成相似的理由,“让旁听的人有一种读者的体验”。

李霞称《人民的名义》和《生死捍卫》两部作品均以检察官调查为叙事主线,以案件侦破为叙事演绎,设置主线检察线、副线政治线,两条线交叉推进。她列出了几十处情节并进行比对,证明两本书背景、开端、情节发展等的相似之处。而周梅森代理律师金杰律师认为,李霞在比较两部小说时为了证明表达相似,导致了概括和认识上的错误。

庭审进行了近4个小时,由于李霞不接受调解,法庭宣布休庭,择日宣判。

有无独创性成争论焦点

在庭审结束后,李霞向北青报记者表示,自己2008年创作《生死捍卫》时已有3年法院、17年检察院的司法工作经历,其长期身处办案一线并长期致力于检察文学创作,多次获得《检察日报》举办的全国性征文比赛一等奖。“正是因为不可多得的检察工作经历和办案际遇,使我得以接触形形色色的案件,取得大量的一手素材,尤其了解职务犯罪分子的堕落轨迹。”李霞认为,《检察日报》的长篇连载就是对《生死捍卫》独创性的专业认可。

李霞表示,自己是在2017年经人提醒才发现《人民的名义》有抄袭行为的,“周梅森运用了综合手段进行洗稿”。李霞希望通过这个案子推动国家对著作权的保护。

周梅森代理律师金杰告诉北青报记者“诉讼没有什么问题,两个作品不存在实质性相似,我们相信二审法院。”金杰律师称,“从今天庭审来看,她说不清楚自己作品独创性的地方”。

文/本报记者朱健勇统筹/孙慧丽

“大侠”,是朱新对一个流浪汉的称呼。 在一般人的印象中,流浪汉是这样的: 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四处游荡, 在垃圾桶里翻食物…… 朱新第一次见到“大侠”时,他正在垃圾堆里找吃的。因为他高高瘦瘦,顶着乱糟糟的长发,朱新便随口喊他“大侠”,没想到一喊就是13年…… 只要出去应酬 就打包饭菜挂在附近的树上 朱新今年51岁,江苏启东人, 2000年来到十堰房县从事建筑电动机械销售工作。他告诉记者,跟这个流浪汉结缘是在2006年初。 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正在附近一个巷子的垃圾堆里找吃的。“我就想,打包一些饭菜给他吃,帮助一下这个可怜人。” 后来,只要朱新出去应酬,回来总会打包些食物,挂在附近一棵树上,这名流浪汉心照不宣地去取。 朱新 7个月后让人意外的事情发生了 朱新决定收留“大侠” 而让朱新真正下决心收留这名流浪汉,是在2006年7月。 “一天早上,我打开店门,发现门口干干净净。”他感到奇怪,自己还没有打扫,地上怎么会如此干净呢?连续几天都是如此。朱新一天特意早起,发现原来是“大侠”每天早上在默默地帮他清扫店前的路面,“我给他带点吃的,只是看他可怜,顺手之举。没想到他懂得感恩,我觉得这个人不错。” 朱新特意找到“大侠”,问他:“你愿意跟我干吗?”他点点头表示愿意。 第二天,朱新就在自己店铺后面的仓库里给他腾出了位置,“大侠”从此就在店里安家了。 “大侠” 可能是脑部曾经受过损伤,“大侠”并不清楚自己叫什么名字,是怎么到的房县,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哪里人,只记得自己现在大概40岁。 “大侠”不善言辞,但他做事很用心,“仓库里有多少货,哪些货物放在什么位置,我自己都记不太清楚,他却记得清清楚楚。”朱新将“大侠”看做亲人,对他也很放心,“逢年过节我回江苏的时候,除了会给他备好过节物品外,我们还把家里的钥匙交给他保管。” 为他取名 给他上户口、买养老保险 “我不可能照顾他一辈子,说不定哪天就回江苏老家了,那他后半生怎么办呢?”为此,朱新想给“大侠”买一份养老保险,“如果给他买了保险,等他老了以后还有点钱拿,维持生活没问题。但是他没有户口,买不成保险。” 2018年底,朱新带着“大侠”到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向民警递上了一份求助申请,希望给“大侠”上个户口。 民警接到申请后,从帮其寻亲入手,试图找些线索,但一直没有结果。初步走访得知,“大侠”可能是从宜昌、襄阳、重庆等与房县接壤的地方流浪过来的。 为了尽快解决“大侠”的户口问题,房县公安局民警先后多次深入社区村组,为其落户搜集补充材料,并积极与宜昌、襄阳、重庆等警方进行联系、核实。但时过境迁,没有找到任何有价值的资料。 到哪里核实他的身份? 对方所说的情况是否属实? 会不会已经在别处落了户? 考虑到当事人的情况,房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户籍民警经多种渠道进行核实、取证。确认没有任何疑点后,上报县公安局户政科审核批准。 由于“大侠”没有名字,也不知道自己姓什么。所以,他就跟了朱新的姓,取名德善。 朱新接到民警电话后,马不停蹄赶到派出所,拿到了“大侠”的身份证,还将一面锦旗送到民警手中。 朱德善拿到户口簿 朱德善户口落在了房县,朱新说下一步将为他缴纳养老金、保险等,让他养老无忧。 都说善良, 能让人学会感恩。 朱新的善举, 让原本风餐露宿的“大侠”不再漂泊, 而朱德善也发自内心地感激, 力所能及地回报恩人。 带着善良与感恩, 才能温暖前行! 来源:十堰晚报

相关文章

  • 巨人网络950万美元参投蘑菇租房 扩充业务版图
  • 2018年,加拿大石油城卡尔加里恭候中国大熊猫
  • 起底上市公司信托理财“大数据” 2017年超200亿元
  • 北京交通行业联盟携手高德地图推一体化出行服务
  • 专访女排前任队长惠若琪:给自己一片新的天空
  • 孕妇流产征兆近昏迷 警车争分夺秒“开道”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