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微博
  • 微信微信二维码
  • 广东省人民政府首页  >  要闻动态  >  广东要闻

    乌鲁木齐国际机场首个航空快件转运枢纽投入运营

    来源: 中国新闻网     时间: 2020年08月10日 23:44
    【字体:

    大连沙河口区附近那条街服务正在(叫ktv妹子)在全啪找这有全套那一晚上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_民政部解读国家标准《养老机构服务质量基本规范》


    █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_

    原标题:工匠李斌:谦和的姿态后,有一种暗藏的力量

      “我是一个工人。”每年全国两会的小组审议发言,李斌代表总是以这样朴素的话作为开场白。

      可是,今年的两会,我们再也听不到他的声音了。就在几天前,传来李斌因病过世的噩耗。今天,是李斌同志的追悼会。很多人自发聚集到龙华殡仪馆为他送行。

      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好工人,亦是一位为产业工人代言的好代表。2008年1月29日,李斌当选为第十一届全国人大代表,此后连任十二届、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据上海人大统计,在担任全国人大代表11年的时间里,李斌积极履行代表职责,共参加各类履职活动280多次。

      在这280多次履职中,有他的高光时刻。2016年3月5日,作为基层技术工人的代表李斌以“十三五期间培养技术工人,发展装备制造业”为主题向习总书记作了汇报,得到总书记的点赞肯定。

      始终保持工人本色

      李斌曾说过,“我这辈子最大的志向,就是当好一名工人”。

      2008年3月,十一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举行,站在流水线旁的一线技工、天天与他钟爱的数控机床作伴的李斌,成为一名全国人大代表。11年后,连任三届代表的李斌依然是一位一线技工。

      “还在老地方吗?”

      “还在老地方。”

      “不容易啊,还继续在基层技术攻关。”这是习总书记来到上海团与李斌握手时的对话。

      李斌很早就出名了——他是厂里一百万都不换的技术工人,是技术谈判桌上的一张王牌,是业内鼎鼎有名的数控机床专家,是最早一批“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的获奖者,是国家科技进步奖二等奖的获得者……

      国内国外同行都认可他“最棒”,他是见过大世面的,也面对过诸多诱惑。可是,他依旧是保持工人本色的李斌——在车间里如是,在代表团里亦如是。

      有记者这么说,李斌是这么多代表中为数不多可以直呼其名的人;有人这么回忆,“我第一次进京跑两会,从机场到驻地宾馆的大巴上,他一路给我介绍这沿途的地标。”李斌的好友、同是上海团代表的朱国萍说,我们无话不谈,他对工作感恩,从不挑剔,他教会了我怎么用微信,每次打开微信,我就想到他。

      更多的代表从他的发言里感受到他的力量,“他说话不多、不快、不长,但是实在。”

      是的,每次见到他,圆圆的面庞、赤子般的笑容、谦和的姿态,但有一种暗藏的力量。

      作为技术工人的代言人,李斌代表讲得都是“实在话”。细细翻他这些年提的建议,关注点始终如一,几乎都是围绕产业工人的冷暖来展开,“选我做代表,我就要为我所在的这个群体说话。”

      为产业工人群体代言

      2016年3月5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第四次和上海团代表一起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在当日的会议上,李斌是第二个发言人。

      朱国萍回忆说, 为了争取能在会上发言,向总书记传递来自产业工人队伍的心声建言,前一天晚上李斌做了很多准备,睡不着觉,“他有些担忧,如果讲不好,怎么办?”

      事实上,李斌讲得很好,语调笃定,因为他讲得是他最熟悉、最亲近的群体。

      “我们对11个省市41家企业的2577名职工进行了问卷调查,感到技工队伍建设已经刻不容缓。”他对总书记直言不讳,“当代工人,已经不再是过去人们印象中的满身灰、满脸汗的工人老大哥形象了。随着制造业设备的不断更新换代,一线工人生产出来的产品也有了更多的附加值。”

      而调查显示,只有6%的人员认为工人社会地位高,超过61%的人员认为工人社会地位低,超过32%的人认为没地位,在后两者中有95%的人是“80后”“90后”。“如果对职业没有认同感,又怎能让他们安心一线钻研技术!”

      2016年,有一个词风行——“工匠精神”,这个词当年写进了《政府工作报告》,要“培育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

      对“工匠精神”,李斌再认同不过。他期待全社会能再给一把力,形成尊重一线工人劳动价值的社会氛围,让技工感觉更光荣体面更有尊严,将有助于汇聚起一批潜在的能工巧匠。

      听了李斌的发言,总书记这样回复道,“我们要想办法调动一线工人、制造业工人、农民工的积极性,这也是社会主义的本质要求。工人阶级是主人翁,主人翁的地位要体现出来。”

      那天晚上,记者问起李斌的感受,他难掩兴奋,“我注意到,自己发言时总书记用笔不停地在笔记本上记录,和总书记的沟通让我们深刻地感受到,党和国家对我们普通劳动者、产业工人在社会主义建设当中的作用非常肯定。”

      受到总书记的肯定后,李斌斗志昂扬、意气风发,向大会提交了他这份关于“十三五”期间重视提高技术工人待遇的建议。

      上海人大特别看中对这份建议。这份建议的背后,有对17个省区市41家装备制造业不同类型的企业以及2577名职工的调研基础。这也是他一贯的作风,要么不提建议,一提就是专业水准。

      正是这个发言和建议,促成了中国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的进程。5个月后,根据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要求,中央办公厅就此建议发督办文,由全国总工会牵头人社部、财政部、教育部等相关部委开始研究制定《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人社部专门到上海找李斌调研情况,还有两次电话沟通,有关技术工人的薪酬体系,相关部门也来专门征求他的意见。

      “有次碰到李斌,他很兴奋,说办公厅打来了电话,说要研究提高工人待遇的政策,他说他立马就和工人分享了这个好消息。”朱国萍说。

      2017年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了《新时期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方案》,这是党和国家历史上第一次对产业工人队伍建设改革专门进行谋划和部署。

      有评论称,这份改革方案的出台使“中国技术工人的命运,由此变得更加光明。”

      李斌,功不可没。可他依旧低调,“我只是一名在岗职工,是普通工友们的代言人”。他依旧在呼吁,要将方案落到实处,相关的实施细则要尽快跟上,给产业工人们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让产业工人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从没有停止过对技术创新的探索

      这10多年来,他感受到流水线上成就起的“大国制造”,他见证了诸多重大构想逐渐变成现实。他已是行业佼佼者,却从没有停止过对技术创新的探索。

      就在他履职的这些年,李斌依然创造着职业的辉煌。据统计,10年来,李斌带领大家共完成新产品项目102项,申报专利192项,完成工艺攻关350项,设计专用工具、夹具550把,为企业创造效益超过6亿元人民币,为我国液压气动行业的整体水平提高到一个新水平,作出了重要贡献。

      病中的李斌依然闲不住。他的同事说,哪怕在病重期间,他还念念不忘工匠馆的筹建,把亲手做的七个零件给了我们。“我还想等他身体好点了,再去问问他七个零件的故事,可惜再也没有机会了。”

      他的代表“战友”探望他,坐在病床上的李斌挺乐观,“到时候我们还要去北京一起履职。”

      “可是,我们等不来一起来履职的李斌了。”

        “我就提出涨300元,并不算狮子大开口啊,没想到租客就不租了。”眼见着房子的租约即将到期,方女士还没找到下一个租客,这让她大感意外,“今年的行情和想象的不太一样,不大乐观。”春节后为返城高峰,也一直被视为租赁市场的传统旺季。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和往年一过春节租金就要跳一跳不同,今年的节后租赁市场颇为平稳,房东、租客和经纪人三方都觉得租金还是年前水平。

        租客

        经纪人主动帮谈价

        “嗯,今年换房子挺容易的,没三天就找到了一套合适的房子,挨着地铁边,价格也没涨。”说这话时,租客董小姐正在忙着打包搬家。

        董小姐搬出的房子,是从相寓那租赁的一居室,今年2月份正好到期。“原本是想接着住这的,经纪人也答应不涨租金,可临到期时才知道,还得再交一次中介服务费。”没换房子也没换租房人,再交一次中介服务费的规定让董小姐很难接受,思考再三后,她决定换房子。

        “真正找房子前,我还挺忐忑的。”有着多年租房经验的董小姐知道,每年一到春节后就是租赁市场的一个小高峰期,房子相对紧张不说,租金还容易上涨,可能得看几十套,才能找到一套性价比合适的房子,“房东总会说,一年都过去了,CPI也涨了呢,我的房租怎么也得涨两百。”

        不过,节后投入找房后,她发现,情况比想象中好,中介机构手中的房源不少不说,价格上常常也有松动。看房之前,经纪人挂在嘴上的话不再是“看这房子的人挺多,估计怎么也得比现在的租价涨一点”,而是“姐,只要你真看中了,价格我帮你谈”。最后,董小姐通过朋友介绍,直接从一位房东手中租赁了房子,租金一分没涨,还省去了好几千元的中介服务费。“这套房子地理位置更好些,挨着地铁边,我挺满意的。”

        房东

        租金一涨租客就跑

        今年,不少城里的房主发现,高价房没那么容易出租了。

        灵境胡同紧邻西单商圈,交通、餐饮、就医都很方便,且周边有几个好学校,是租房人倾心的热点区域之一。方女士在这里有一套40多平方米的一居室,常年出租。这几年租金已经由最初的3000多元,涨到了7000元。3月中旬,她家的这套房子到期。

        “我先在网上看了看,发现同区域内,网上的房源很多,报价都在7500元至8000元之间。所以,春节前就和租客说了,租金涨300元,愿意租就租,不愿意租就搬走。”方女士摆出一副自己的房子不愁租的架势。

        和租客说完,就过春节了。方女士想着,租客应该能接受,如果不接受,再找中介挂出来也好租。节后回来,方女士给租客打了一个电话,问他这个价格租不租,结果租客说不租了。这让方女士稍感意外,不过也觉得无所谓,马上和中介联系,以7500元的价格挂网上了。

        但从挂网上到现在,已经10天了,中介来了不少,客户只来了3组,且都没有明显的租房迹象,方女士有些着急了。差不多的面积,人家能报8000元,我怎么7500元都租不出去?经纪人告诉她,“成交价和报价不是一回事儿,报价都是房东的预期,您没看有的房源挂两三个月,都没人看。”这位经纪人还说,春节后是传统的租房旺季,外来人员返京和大学生毕业实习的租房需求会掀起一轮租房热,很多房主会把房租涨几百。但今年节后,租房人少了租金没像往年那样上涨,而且还有一些低于市场价几百元的“特价房”挂出来,这在往年春节后是很少见的。听了经纪人的话,方女士打算再扛一周,如果还没人租,就降回7000元出租。

        中介

        改善型的租客没了

        “正月初六到今天,租金价格确实没怎么涨,涨不动啊。”我爱我家经纪人小李昨天告诉记者,他所负责的东三环区域,房租和去年年底差不多,一居室的报价普遍在5000元到6000元,偶尔也有着急出租的业主,报价还能松动。

        “你看,我这有套47平方米的一居室,房东报价4999元,别看就差1元,那也说明房东的心理价位已经被拉到了5000元以内了,就是可以谈的。”小李说,节后两周了,准备续租的老租客基本和他表示要维持原先的租赁面积和价格不变,不准备在房租上投入更多的成本,“可能是就业不易吧,今年一居室换两居室、两居室换三居室的改善型租客很少,大家都谨慎过日子,能不折腾就不折腾了。”

        记者看到,在贝壳租房平台上,中介公司更是推出了“首月0元租好房”、“年租9折”的租赁优惠,特别是“首月0元租好房”,多是针对高端的白领公寓,免除一个月的租金就相当于免除8000元到10000元。在自如平台上,为拉动迅速签约,中介公司也针对部分房源推出了“立减服务费”的优惠。

        “白领公寓瞄准的是月入2万、3万的互联网公司年轻人,可最近这些年轻人也节流了。”一位公寓管家说道,相对于吃饭和出行,房租是更容易节约的开支,“从白领公寓换到一个老旧小区,租金就能下降千元。”

        协会

        节后租赁市场平稳

        来自北京中介协会的最新统计,也表明今年春节后北京租赁市场开局平稳。北京中介协会根据住房租赁服务平台的监测数据统计,今年春节假期后上班的第一周,东城、西城住房平均租金比去年同期上涨4.9%,朝海丰石四区平均租金上涨3.9%,其他区平均租金上涨2.3%。

        “当前租金同比上涨符合租赁市场周期性规律,且涨幅温和,可以说今年的住房租赁市场开局基本稳定。”北京中介协会会长李文杰告诉记者,平稳开局主要是几方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从供应端看,去年市住建委等部门通过加快推进集体土地租赁房建设,推动闲置商业办公等用房转化、改建为租赁型职工集体宿舍,以及企业自持租赁房建设、加快公租房配租等,多渠道增加租赁住房供应。从需求端看,随着非首都功能疏解工作的深入推进,2018年末北京全市常住人口2154.2万人,比上年减少了16.5万,特别是其中15岁至59岁的劳动年龄人口比上一年减少了23.3万,住房租赁需求明显减少。而从市场秩序看,对租赁市场的“三不得、三严查”,重拳出击、严厉打击哄抬租金等违法违规行为,都有效稳定了租赁市场预期与秩序。(记者赵莹莹李海霞)

      


    相关文章

    版权所有:南方新闻网 粤ICP备05070829 网站标识码4400000131
    主办:南方新闻网 协办:广东省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 承办:南方新闻网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 IE7.0以上版本浏览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