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遗展演惊艳亮相2018中华世纪坛新年传统文化季

发稿时间:2020年07月16日 09:21

于田县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霞姐V芯:83479550〗诚信服务█非诚勿扰〖霞姐V芯:83479550〗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霞姐威芯:83479550█

原标题:新疆民间公益的“心”力量:向善之行 绽放芬芳

  他们是几十年如一日帮助各族困难群众的“阿同汗”,是致力于服务妇女儿童的爱心妈妈“楚阿克”,是生活在居家养老新模式“幸福互助院”里相互帮助的老人们……近年来,在新疆农村志愿服务活动中涌现的这些志愿者,用感人的付出在西部边陲的小城和乡村传递爱心,诠释着公益的力量。

  小城大爱:百姓心中的“阿同汗”

  15分兑换一盒牙膏,25分兑换一提卫生纸,35分兑换一桶食用油,40分兑换一袋大米……在“爱心超市”里,货架上各类物品摆放得整整齐齐,每种物品下方都有一个纸牌“明码标分”。

  2016年底以来,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呼图壁县建档立卡的贫困户,可以通过参加志愿服务、践行孝老敬亲等方式获得数值不等的积分,在爱心超市里,兑换积分换取相应的商品。爱心超市里不使用人民币,积分就是“钱”。贫困户可以拿着积分表,挑选自己想要的商品。

  这间占地200多平方米的“爱心超市”,是由王桂珍和“阿同汗”爱心志愿服务队组织创立的,是倡导志愿服务的一种新探索。

  民族团结进步模范王桂珍,多年来帮助身边各族困难群众及孤寡老人,大家都亲切地叫她“阿同汗”。“阿同汗”维吾尔语意为“金子般的心”。

  2月19日,王桂珍和“阿同汗”爱心志愿服务队的6名姐妹,相约看望阿依提拉汗·巴阿洪。这位81岁的老人,孩子都不在身边,行动不便,日子过得艰辛。王桂珍经常抽出时间帮她收拾房间、洗晒被褥、购买粮油。

  “经常看到王桂珍四处捡瓶子和纸箱,她把捡废品卖的钱积攒到一起,用来买慰问品看望身处困境中的人。”志愿队成员海尼沙说。

  王桂珍发起的“阿同汗”爱心志愿服务队,注册人数达到2.3万人,如今,在呼图壁县的大街小巷随处都能看到“阿同汗”志愿服务队的身影。

  守望曙光:关爱妇女儿童的“楚阿克”

  2月20日一大早,古丽娜·加合帕尔就和“楚阿克”的爱心妈妈们,来到阜康市三工河乡拜斯胡木中心村,看望阿合提·居马汗。他身患重病,高昂的医疗费让这个拥有两个孩子的家庭濒临困境。

  自从得知阿合提·居马汗身患重病后,“爱心妈妈”志愿者团队经常来帮助这个家庭,捐钱捐物、照顾小孩、打扫院落卫生……对阿合提·居马汗来说,帮助他的人各不相同,但她们有个共同的称呼“楚阿克”。“楚阿克”哈萨克语意为“光芒四射”。

  爱心妈妈古丽娜·加合帕尔说:“以前好多孩子因为各种原因无法入学,家里有人生病无法就医,看到这样的情况,村民们就自发成立了这个组织。”

  2015年5月,“爱心妈妈”志愿者团队成立,后来,发展为“楚阿克”爱心联盟。

  3年多来,“楚阿克”爱心联盟的志愿者从最初13个人,发展到现在包含多个民族的108人。团队成员越来越多,帮扶的对象也越来越广,从关心孩子们的生活扩展到去帮助留守儿童、孤寡老人。

  爱心互助:幸福的“抱团式养老”

  78岁的朱玉玲住在新疆吉木萨尔县“幸福互助院”。这家新型农村养老机构,有冬暖夏凉的现代化房屋、器材齐备的文化活动室,院里有菜园,还有诊所、超市,生活便利。楼梯是为老人们特意“订做”的,处处充满温馨。

  一年前,朱玉玲搬进了“幸福互助院”,告别了烧柴、架炉子的日子,衣食无忧,还和院里的老太太成了好姐妹。“大家一起做饭聊天,感觉像是掉进了福窝里。现在院子都住满了,想进来的人都排着队呢。”朱玉玲说,“每年开销才3000元,日子过得很知足。”

  在这里生活的百余位农村老人抱团式互助养老,年轻的帮助年老的,体强的帮助体弱的。老人们表示,这里养老成本不高,适合农村养老,每个人既是受益者也是志愿者。

国图藏《正统道藏》《万历续道藏》将高仿复制出版

于田县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霞姐V芯:83479550〗诚信服务█非诚勿扰〖霞姐V芯:83479550〗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霞姐威芯:83479550█

    于群在工作中。刘肖宏摄

    中新网烟台2月21日电 (成修 肖宏)新生儿吸入羊水胎粪混合物命悬一线,危急时刻助产师用嘴吸出异物,帮助新生儿脱险。这是今年春节期间发生在烟台毓璜顶医院产房内惊险又暖心的一幕。

    记者21日从该医院获悉,今年2月7日(大年初三)凌晨,助产师于群发现,一名胎儿胎头娩出时产妇的后羊水呈现墨绿色粘稠状,并混合很多胎粪。在临床上,这是羊水三度污染,也是最严重的污染,说明胎儿在母亲的子宫内已经有缺氧或吸入胎粪等情况。

    助产师于群凭借经验,立即给新生儿清理口鼻分泌物,同时将新生儿吸痰器插到婴儿的口鼻中。由于情况紧急来不及连接吸引器,于群立即用嘴含住吸痰器,将孩子呼吸道中的羊水胎粪混合物吸出来。随着口咽部的胎粪混合物不断被吸出,孩子“哇”得哭出声来。

    孩子啼哭,说明已经建立了呼吸功能。新生儿病区的值班医生随即为新生儿进行了气管插管,进一步畅通新生儿的呼吸通道,并将孩子带到新生儿病区继续治疗。此时,孩子青紫的脸庞逐渐改善,并脱离了危险。

    “当时羊水胎粪混合物非常粘稠,若不尽快清理呼吸道,将发生窒息,此时节省一秒钟,孩子的生命危险就减少一分。”于群称。

    “把胎粪吸到嘴里当然不舒服,不过吐出来就好。”于群表示,产妇、孩子都平安,是所有助产师最大的心愿。

    记者采访了解到,在20多年的助产工作中,于群不止一次遇到婴儿呼吸道堵塞的情况,分秒必争时就用嘴吸来帮助孩子转危为安。她还曾在2017年被烟台市卫生健康委授予“感动你我的白衣护士”称号。(完)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