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从“首位”到“主干”

发稿时间:2020年05月29日 21:40

平度本地私家侦探调查公司简介咨询_《171-5645-7912赵侦探》本地婚姻外遇调查私家侦探专业机构

    开学在即,才发现小区里的幼儿园要被另一家幼儿园取代,南宁市明秀东路一小区的部分家长遇到了这样的事。两家幼儿园各执一词,互不相让,身处“夹缝”的家长们则有很多顾虑。

    意外:小区幼儿园突然被撤

    “我们的私人物品、快递包裹都还在里边,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2月23日下午3时30分,在南宁市明秀东路一小区内,汇佳幼儿园的数十名老师,站在“自家幼儿园”门前,却被告知不能入内。这些老师表示,元宵节前,她们还在准备开学计划、布置教室。2月23日上午,突然就不能入园了。

    与此同时,幼儿园大门左侧,博雅幼儿园的工作人员已经搭好场地,接待前来报名的家长。幼儿园内,小区物业多名保卫人员值守。幼儿园主楼顶上还有“汇佳幼儿园”几个大字,大门横幅上却写“博雅××××幼儿园3月1日开园”,不过,这条横幅没挂多久,就被人扯了下来。

    小区一名家长表示,她孩子原本在汇佳幼儿园读小班。去年,小区物业就通知了变更事宜,但汇佳幼儿园表示会持续办学,还发出了2月24日注册的通知,她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23日上午情况有变,她感到很意外,十分担心孩子的入园受到影响。

    ▲2月23日,汇佳幼儿园的老师们被告知不能进入幼儿园内。

    争执:两家幼儿园各执一词

    在幼儿园大门多处,贴有《限期撤离场地通知书》和《致原汇佳幼儿园在读学生家长的告知书》,两份文书的落款为小区物业所属的“广西××企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时间为2019年2月22日。通知书提出,汇佳幼儿园未按期交付房屋租金和违约金;未在三年内完成市级示范园验收及五年内申报自治区示范园所,达到合同解除条件。

    通知书还说,集团曾经于2018年7月24日通知汇佳幼儿园解除合同,并于15日内返还房屋,但汇佳幼儿园拒绝搬离。这次,集团要求收到本通知书12小时内返还房屋,否则将按合同约定进行处置。于是,就出现了本篇报道开头的一幕。

    汇佳幼儿园的园长对此提出异议:“对于房租,双方已经签有谅解函件,××集团方面表示不再为此事追究。最重要的是,办学需持有《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博雅幼儿园并没有申办下来,他们怎么可以招生?”

    对此,在现场招生的博雅幼儿园园长表示,办证需要时间,博雅的其他分园是有办学资质的,目前当务之急,是要解决原汇佳幼儿园500多名孩子的入园问题。

    对于园内尚有汇佳幼儿园教师的私人物品,××集团相关负责人表示,他们将物品进行拍照、确认、留档,并在2月25日交给汇佳幼儿园。

    家长:担心孩子不能适应新老师

    《致原汇佳幼儿园在读学生家长的告知书》中说,博雅幼儿园首年学费按汇佳幼儿园的收费标准,给予9折优惠;已经向汇佳幼儿园缴清一学年学费的家长,凭缴费凭证就可以入园上学,若有差价,按前述标准补足。

    尽管如此,孩子家长们还是存在些许不安。家长黄女士表示,她两个孩子都在汇佳幼儿园上学。按照汇佳的学费政策,第一年学费是1.6万元,此后都不会涨。而新幼儿园的费用会高一些,以后还不知道会不会再涨。她说:“其实,我不介意换幼儿园,但介意换老师。我女儿还有一个学期就毕业了,无所谓;但儿子还小,恐怕不容易适应新老师。”

    家长杨女士说,部分家长担心交接不顺,已将孩子转到相邻小区幼儿园。她表示,不管最终是哪家幼儿园留在这个小区,她只希望到了3月1日,孩子能正常开学入园。

    2月24日下午,该小区有家长向南国早报客户端记者反馈,博雅幼儿园继续招生,3月2日、3日注册,4日正式上课。汇佳幼儿园于2月23日晚上,在家长微信群中发布公告,称注册暂缓,请家长等待通知。

失眠的时候都在想些什么

平度本地私家侦探调查公司简介咨询_《171-5645-7912赵侦探》本地婚姻外遇调查私家侦探专业机构

    参考消息网2月21日报道外媒称,近日,曾经逃离英国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一名女子在叙利亚表示希望可以回到祖国,不久后,又有两名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美国女子也纷纷表示想要回国,但她们的祖国似乎不是很欢迎她们。

    据美国《纽约时报》网站2月19日报道,4年前,霍达·穆萨纳是亚拉巴马州一名20岁的大学生,当时她欺骗父母,让他们以为她要去上大学了,却用学费买了一张去土耳其的机票。在偷渡到“伊斯兰国”占领区之后,这名学生在推特上贴出一张照片,照片中出现了她的美国护照。

    现在,在与3名“伊斯兰国”组织武装分子结婚并目睹过几次处决行动后,穆萨纳说她深感愧疚,并希望回到美国。

    她上个月向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联军投降,现在作为一名囚犯,被关押在叙利亚东北部一个难民营。与她一起的还有另外一名妇女、现年46岁的金伯莉·格温·波尔曼。她在加入“伊斯兰国”之前曾在加拿大学习法律管理,并拥有美国和加拿大双重国籍。

    这两位女子在接受采访时说,她们正试图弄清楚如何重新申领护照,以及如何赢得她们曾经所蔑视的两个国家的同情。

    出生在安大略省汉密尔顿的波尔曼说:“我的悔恨之情难以言表。”而曾在伯明翰亚拉巴马大学就读的穆萨纳表示:“回过头来看,我无法强调那是多么疯狂的想法。”“我简直不敢相信。我毁了我的生活。我毁了我的未来。”

    美国联邦调查局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对这两起案件发表评论,但她说,调查人员通常会致力于对任何加入“伊斯兰国”组织的美国人提起刑事诉讼。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罗伯特·帕拉迪诺19日称,现在情况“极其复杂”,“我们正在调查这些案件,以更好地了解具体情况”,但他以涉及隐私和安全问题为由拒绝发表进一步评论。

    乔治·华盛顿大学极端主义研究项目的副主任谢默斯·休斯认为,有“成千上万的合理理由质疑”穆萨纳和波尔曼等人的“诚意”。他说:“‘伊斯兰国’组织里的外国女性虽然常常被简化描述成‘圣战新娘’、‘洗脑’和‘网络诱拐’,但她们帮助和教唆了许多暴行,有时甚至直接犯下了这些暴行。”

    另据英国天空新闻网2月17日报道,现年19岁的英国女子贝居姆在2015年和朋友一起加入“伊斯兰国”组织,并于近日在叙利亚产下一子。她在临盆前表示希望返回英国。

    报道称,英国政府似乎在她回国的这个问题上存在意见分歧。英国前检察总长、首席法律顾问兼文化大臣怀特表示:“至少在某种程度上,必须把他们带回来。”不过内政大臣贾维德坚持政府应该剥夺“危险人物的英国国籍”。(编译/王露露)

    2017年12月23日,在叙利亚拉卡省西南的迪卜斯阿夫南村,村民走过曾被“伊斯兰国”损毁的房屋。 新华社发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