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新闻社
首页
新闻大观
中新财经
中新影视
中新图片
台湾频道
华人世界
中新专稿
图文专稿
中新出版
中新专著

首页>>新闻大观>>国内新闻>>

《厉害了,我们的新时代》第六集


2020年08月05日 21:26

安远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2017年A股收官:沪指全年涨6.56% 创业板跌10.67%

█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_

原标题:协同创新跑出加速度

  采访孙安琦的时候,他正在京津城际高铁上,半个小时的车程切换着两座直辖市。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他留在了北京,在研发微小型无人系统的致导科技有限公司工作。2017年,他随公司迁到了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成了一名天津市民。

  打造协同创新示范基地

  吸引孙安琦随着致导科技从北京来到天津的原因真不少:“首先,我们是研发无人机的,天津试飞比北京更方便;其次,天津有深厚的制造业基础,科研成果在这里转化生产和销售都有更好的经验。刚到天津时,园区工作人员不但在办公场地、协助申请各种扶持基金和帮助企业融资上提供了各种服务,连个人户口落户天津也帮助办理。”

  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于2016年11月22日正式揭牌。据中关村委派的天津滨海-中关村科技园运营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郑毅介绍,园区发展不依赖高楼大厦,关键是构建引得来、留得住的产业发展软环境。

  2018年12月,天津滨海-中关村协同创新示范基地正式揭牌。基地的落成将进一步链接北京乃至全球的技术、人才和科技资源,全力搭建科技创新平台与服务体系,加快集聚创新要素,为京津冀三地的协同发展服务。

  两年多来,这片规划面积10.3平方公里的区域,充分利用北京中关村和天津滨海新区创新政策叠加优势,承接高新技术企业转移和重大科技成果转化,蹚出一条协同创新的路子:累计注册企业940余家,其中来自北京的企业超过240家,注册资金约104亿元。随着百度(滨海)创新中心、京东(滨海)云创空间等一批专业化孵化加速平台的聚集,这里正逐渐成为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大蓝图下的“新地标”。

  贯通科技成果转化链条

  燃料来源于水,排放的也是水,可以在零下30摄氏度低温启动、零下40摄氏度低温存储……2018年11月,在河北省张家口市举行的京津冀氢燃料电池汽车及氢产业链协同创新发展论坛上,亮相的北汽C53FCV、丰田Mirai等氢燃料电池汽车,吸引了广泛关注。

  京津冀协同发展战略实施以来,河北省强化引进京津创新资源,“京津研发、河北转化”的协同创新发展模式已经开花结果:石家庄高新区成功引进京冀综合产业协作示范园等多个项目;依靠整体托管模式,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吸引入驻企业227家,入住率超过90%;作为全国唯一一家北京转移医药企业由北京市延伸监管的园区,北京·沧州渤海新区生物医药产业园已吸引入驻北京医药企业95家,总投资额达270亿元……

  截至目前,河北省共引进转化科技项目570项,吸引落户京津高科技企业1400家。

  2018年1月,北京大学软件工程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在北京大学邯郸创新研究院设立“大数据与人工智能技术研究中心”,聚焦国际前沿大数据智能技术领域,加快科技成果转化。

  “诞生伊始,研究院就肩负着引进北京大学等国内外高校、科研院所的科技成果推广到地方进行产业化的重任,履行着为地方经济与社会发展引进和培养人才的职责。”邯郸市政府党组成员、北京大学邯郸创新研究院院长刘红燕说,目前,研发中心已完成相变储能材料、柴油发动机尾气处理、兆瓦级二氧化碳热泵技术等5个项目产业化,2019年将合作研发并产业化10项新材料、智能装备等领域技术,为引进的5000余项科技建立成果库。

  遍撒创新创业种子基因

  2017年,土生土长的北京人、北京大学宽禁带半导体研究中心技术研究人员杨海燕,带着自己1岁和3岁的两个孩子,暂别家人,在保定安了家。

  依托来自中关村的科研成果,北京大学半导体材料研究专家、保定人孙永健创立了中创燕园,并在保定中关村创新中心的生产基地建起了两个半导体实验室和厂房。加快中国第三代半导体材料研究成果产业化落地的梦想,吸引着更多北京高端人才加入中创燕园。

  扫描二维码,点击叫车,静等几分钟,一辆黑白相间的无人车就会自动驶到身边……“这是我们自主研发的全自动驾驶智能网联通勤车,已试运行9个多月。”天津清智科技有限公司CEO张磊自豪地说。

  郭磊和张磊都是清华大学汽车工程系毕业的博士。2016年,两人到东丽华明高新区创业,在清华大学有关部门和东丽区的大力支持下,成立了天津智能网联汽车产业研究院,清智科技是孵化的科技企业之一。

  “这些年,我们共建了一批协同创新平台。引进中科院无人机应用研究院等国内高水平研发分支机构,国家级院所和国内高水平研发分支机构总数超过170家,其中60多家来自北京地区,与中国工程院、军事科学院在津共建了新一代人工智能发展战略研究院、中国工程科技发展战略天津研究院、天津(滨海)人工智能军民融合创新中心等创新平台,与北京高校、院所在津共建了清华大学高端装备研究院、清华大学天津电子信息研究院等一批新型研发机构。”天津市科学技术局党委书记戴永康介绍。

  在天津、在雄安、在保定……走出去寻觅广阔天地的创新型企业越来越多,北京的创新资源与创新基因的种子也撒落在一个个城市。

  走进津冀,北京的科技成果转化有了更强大的产业链支持和示范应用支持。北京研发、津冀产业转化,三地联合应用推广,有望成为今后北京科技成果加快落地并迅速带动形成产业化优势的标准模式。

  高端人才、高精尖企业、研发机构,北京将以全国科技创新高地的养分,滋养三地创新基因,推动整个京津冀地区的产业优化调整和更高质量发展。

经济观察报 首席记者 李微敖久拖不决的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宁一案,出现新的情况。沈国舫、任继周等15位中国工程院及中国科学院院士,日前联名致信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希望尽早审结李宁院士案。 2019年2月21日,经济观察报记者从接近最高人民法院的知情人士处得知了上述消息。 李宁案一审延期宣判 至少已超过10次 李宁,1962年出生于江西南昌,为中国动物生物学方面的著名科学家,国家“973”导向类项目首席科学家。2007年,时年45岁的他,即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他也是当时中国最年轻的“两院”院士之一。 2014年6月20日,李宁院士在与研究生们拍完毕业集体照后,被吉林省松原市长岭县检察院以配合调查为由带走。之后,检方宣布对李宁予以逮捕,缘由是涉嫌贪污科研经费。 2014年年底2015年年初,中国工程院停止其院士资格。 2015年4月,松原市检察院就李宁案,向松原市中院提起公诉。同年8月20日、21日,此案一审,在吉林省松原市中院连续开庭了两天。 随后,三年多来,该案再无任何进展。 此后,李宁的辩护律师及及其家属,虽然多次申请,对李宁进行取保候审,亦被拒绝。 至今日,李宁,已失去自由,接近5年。 《刑事诉讼法》第二百零八条规定,“人民法院审理公诉案件,应当在受理后二个月以内宣判,至迟不得超过三个月。对于可能判处死刑的案件或者附带民事诉讼的案件,以及有本法第一百五十八条规定情形之一的,经上一级人民法院批准,可以延长三个月;因特殊情况还需要延长的,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 李宁的辩护人是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的袁诚惠律师和邢嘉然律师。其律师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说: 对于李宁案,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批准进行延期的,至少已经超过10次。但是在这超过十次的延期时间里,“法院从2015年8月之后,就再也没开过庭。检方或法院,既未补充调查也没有任何新情况、新事由,这实在令人费解。但法律对具体可以延期多少次,又没有具体规定或限定。” 15位院士联名呼吁 李宁即使有罪 也宜尽早依法判决 十五位院士在给最高人民法院院长的联名信中提及: “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对李宁有过一些接触,对他的为人和学识有一定了解。李宁是我国动物生物科技领域不可多得的领军科学家,在国际和国内都享有较高的声誉……李宁已被羁押超过四年,距一审开庭也已三年多,竟然至今没有判决结果,只是一次又一次延期羁押,而且相关部门也未批准取保候审。正如《光明网》评论员文章所说:从法律程序上看,在四年羁押期内审而不判的状况,已超出相关法律规定的最长审限”。 “李宁是党和国家多年培养的动物生物学方面的领军科学家,在动物生物反应器和动物生物育种等领域取得了国际领先的科技成果,但是由于李宁作为领军科学家的长期缺席,目前这些成果及前期投入都面临荒废的窘境,令人惋惜!” “我们认为,如果司法机关有确凿证据证明李宁涉及犯罪,宜尽早依法判决;如果无充分证据证明李宁有罪,自然应该按照法律疑罪从无的规定判决无罪,让其回到工作岗位,参与科技创新,继续为国效力。” 李宁师生没有任何非法占有 此案或与科研经费管理制度不合理相关? 松原市检察院指控李宁及其博士生张磊,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以虚开发票等方式,贪污科研经费约3756.65万元。 而李宁的律师,则对他进行了无罪辩护。 袁诚惠律师认为,李宁案的发生与当年科研经费管理制度不合理密切相关,2014年之前的科研经费管理制度,要求每年年底未用完的经费以及结题后的结余经费都应上交,但由于新一年的课题经费经常出现较长时间的滞后,迫使很多科研人员用假发票等形式将经费留用,以解决来年经费断档期的经费使用问题,否则将导致课题无法继续进行。具体到李宁案中,他为实施科研项目而饲养的那些实验动物群体,都将因科研经费断档,而无法维持养活。 而在2014年之后,中国对于科研经费的管理,已经做出了较大的调整。 2014年3月12日,国务院发布了《关于改进加强中央财政科研项目和资金管理的若干意见》(国发[2014]11号),就规定:“年度剩余资金可以结转下一年度继续使用”,项目结题后,符合条件的也可留用。 2015年3月,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曾任中央第十巡视组组长的令狐安,在接受《中国青年报》采访时说,科研经费的违规报销问题都属于“办法规定及制度不合理造成的‘逼良为娼’的现象”。“就是我们说的正门、前门开得不够大,开得不够宽,没办法,人就开后门、邪门了。”他认为,“现在再去处理这些科学家,没有道理。” 2016年7月,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了《关于充分发挥检察职能依法保障和促进科技创新的意见》,明确规定: “为科研机构和科技工作者营造良好创新环境,提供有力司法保障”。“对于法律和司法解释规定不明确、法律政策界限不明、罪与非罪界限不清的,不作为犯罪处理”。“没有徇私舞弊、中饱私囊,或者没有造成严重后果的,不作为犯罪处理。在科研项目实施中突破现有制度,但有利于实现创新预期成果的,应当予以宽容。” “按照'从旧兼从轻'的原则,按照后来的科研经费规定,李宁包括他的博士生、本案第二被告张磊的做法,连违规都谈不上,更遑论涉嫌违法。”袁诚惠律师表示。 这位律师亦谈到,李宁对具体经费操作事宜并不知情,无犯罪故意,不符合贪污罪主观方面构成要。而作为科研协作单位的公司也从未分过红,经费仍是在相关的科研课题中使用。经费具体的操作人,本案第二被告张磊,也没有贪污的主观故意。“没有任何人将科研经费非法占为己有,因此两人都应无罪。” 2018年,包括高铭暄、陈光中、储槐植、张明楷等在内的多位著名法学家,对李宁案进行论证后,也一致认为:涉案科研经费并未被李宁等人非法占为己有,其行为不符合贪污罪客观方面构成要件。李宁对经费具体管理事宜并不知情,无犯罪故意,不符合贪污罪主观方面构成要件。 经济观察报记者亦在此前通过电话,联系到负责该案的吉林省松原市中级法院主审法官,其答复称,“(李宁)此案还在审理中,其他无可奉告。” 来源:经济观察报

相关文章

  • 广西加速县域高速公路建设 打开少数民族地区“朋友圈”
  • 打响洞庭湖环境“保卫战” 保护碧水蓝天
  • 中央首次明确乡村振兴时间表 这5个新提法很重要
  • 江苏太仓樊村泾元代遗址最新考古成果首次公开亮相
  • 精准脱贫赢得世界赞誉 贡献中国智慧
  • 浙江黄岩发现一东晋士大夫墓 出土青瓷器两件

  • 分类新闻查询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