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幂离婚后恢复工作吸金,春风满面不受影响,嘟嘴卖萌少女感十足

发稿时间:2020年08月10日 23:41

天津大港区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郑州疫苗本成了“广告本”律师:有违广告法规定

本报讯(记者余嘉熙北梦原)疾控部门发放的疫苗本上五花八门的商业广告,成为一些微商在朋友圈炫耀的资本——连日来,郑州地区“疫苗本广告风波”饱受舆论关注和质疑。

据河南当地媒体报道,在郑州疾控部门发放的疫苗本中,夹杂着奶粉、儿童药品等各类商业广告。一些疫苗本封皮上印有二维码,手机扫码后竟转向了某广告公司的公众号。还有微商在朋友圈炫耀称,因为是政府重点支持和发展的企业,其广告才会登上疫苗本。

近日,河南省疾控中心对此作出回应:带广告疫苗本为2016年前印制的旧版本,新版疫苗本启用后,未再刊印任何广告,并要求各地使用新版疫苗本。

《儿童预防接种证》(俗称疫苗本)是儿童预防接种史的记录凭证,新生儿出生后,第一次接种疫苗都要领取该证。根据规定,所有儿童入托、入学时,都要查验预防接种证,其重要性不言而喻。这也使得疫苗本上印制商业广告引发不满和质疑。

《工人日报》记者调查发现,疫苗本上印广告的现象在河南各地存在已久。早在2014年,便有网友对疫苗本上的插页广告提出了质疑。当时,原河南省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表示,将申请专项预算经费用于印制接种证,杜绝广告内容,维护行政部门发放证件的严肃性。

据河南省疾控中心免疫规划所相关负责人介绍,2016年后,新印制的疫苗本未再刊印过任何广告,但部分“老版”疫苗本仍在使用。

对于疾控中心的解释,多数网民感觉“可以接受”。但也有观点认为,这种遗留问题历时数年仍整改不到位,相关责任部门应该在公众面前“红红脸”,认真检讨。

北京盈科律所律师肖菊向记者表示,由相关政府部门印制的疫苗本,却印上了商业广告,不仅有违广告法的相关规定,也会扰乱市场竞争秩序,有损政府部门的公信力。

据了解,针对未成年人的广告,我国有严格的禁止性法律规定。根据《公司法》第40条,在针对未成年人的大众传播媒介上,不得发布医疗、药品、保健食品等类广告;针对不满14周岁未成年人的商品或服务的广告,不得含有劝诱其要求家长购买的内容。

“在儿童预防接种专用的记录凭证上刊登商业广告,无疑违反了广告法的规定。此外,如果广告中的产品或者服务存在质量问题,政府部门还有可能会被追究相应的法律责任。”肖菊说。

藏雪中“晒佛”

天津大港区服务那个酒店宾馆特殊有大保健(这全套就)那真一晚多少_█珍珍姐+V芯:87762895〗非诚信█请勿扰〖珍珍姐+V芯:87762895〗半个,小时,美女,我们一定能送到您指定地点〖珍珍姐+V芯:87762895█

    号称能治愈癌症的方法并不少见,比如近日刷屏的疟原虫治癌法。

    中科院广州生物医药与健康研究院教授陈小平在一次演讲中公布了一个重磅消息——疟原虫可成为抗癌生力军,通过让人感染疟原虫来治愈晚期癌症。然而这却被业内专家提出其结果是不可轻信的。

    但是仍然有很多癌症患者及其亲属相信陈小平。但如果治疗令人谈之色变的癌症时,把可能说成一定,把治疗说成完全治愈,把个别案例的现状说成一个群体病例性的突破成功,就有违科学研究的本意了。这不仅歪曲了事实,引发了争执,也让一些正处于绝望中的癌症病人对这种尚未成熟的疗法产生了盲目的迷信。

    2月14日,疟原虫免疫疗法临床研究项目组宣布临床研究招募志愿者名额已满。有媒体记录了报名的火爆:百余人汇集到相关医院填写报名表。据报道,在消息传出后,有两万多名癌症患者蜂拥而去,请求报名加入陈小平的“疟原虫治疗癌症”试验。

    有一个癌症患者家属说:我父亲已是癌症晚期,没有很好的治疗方法,我们这是“死马当活马医”,不管有没有效都要试一试。

    正是很多癌症晚期患者及其家属抱着这种“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让再荒唐的、再不可靠的治疗癌症方法,都能被推销出去。

    应重视癌症晚期病人的生活质量。癌症晚期的病人即使已经没有了可以治好的希望,也还可以接受规范的治疗来缓解痛苦,提高生活质量。如果要去尝试效果不明的新疗法,也应该选择那些已知比较安全的疗法,以免对身体造成进一步的伤害,带来新的痛苦。

    医学伦理有一条公认的原则,叫做“不伤害原则”,又叫“无伤原则”,就是要求首先考虑到和最大限度地降低对病人或研究对象的伤害。这源于西方医学之父希波克拉底的教导:医生在治疗疾病时,要慎重做出选择,要么对病人有益,要么不对病人造成伤害。如果一种治疗,其害处的确定性大于好处的确定性,那么宁愿不做治疗,以免对病人造成伤害。

    医学的这种特殊性质也决定着应该不伤害病人或研究对象,最大限度地降低对病人或研究对象的伤害。在生物医学中“伤害”主要指身体上的伤害,包括疼痛和痛苦、残疾和死亡,以及精神上的伤害和其他损害,如经济上的损失。

    目前来看,“疟原虫治疗癌症”不是一种安全的疗法,已知会对患者造成重大伤害。它是要让患者感染疟原虫诱发疟疾,而疟疾是一种非常凶险的疾病,让患者感到痛苦,甚至致命,而且具有很强的传染性。就“疟原虫治疗癌症”的试验而言,它对病人的害处是明显而且确定的,而对病人的好处是不明显、不确定的,在这种情况下,根据“不伤害原则”,就不应该做治疗。

    从科学的角度去分析,让疟原虫成为一个能够真正治愈癌症的“神药”,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科学家应该对科学技术成果怀揣憧憬的同时,对生命科学事业也应保持敬畏,别让盲目自信成为科学发展道路上的绊脚石。

    原标题:用疟原虫治癌,做了多少医学伦理考量

来源:南方日报网络版  责编:热播